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会穿越的俗人 > 第一百三十三章、自导自演(二合一)

会穿越的俗人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三章、自导自演(二合一)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ps:半小时后加字修改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   唐白扑出去的时机并不是最好。

    因为日军还没开始换防。

    只是见到樱花号后他才发现,这列车比正常十几节车厢的普通列车短的多。

    只有区区7节!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一旦过了弯道,它在直线上的速度,比之前估计的要快很多。

    搞不好,时速上百公里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机不可失!

    唐白扑击而上。

    他如一道跳荡的黑影一般急速靠近列车。

    忽然车顶后尾部亮起了一盏探照灯。

    唐白全身的汗毛瞬间炸起来!

    瞳孔猛地一缩,一咬牙不退反进。整个人的气势全部释放出来,脚下飒沓如流星,再不掩饰自己的行踪!

    日军里面显然也有击技高手,感受到唐白汹涌而来的恶意。

    探照灯立刻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唐白左右一绌。

    ‘哒哒哒哒......’避开了探照灯的同时也避开了一串重机枪的子弹。

    他伸手往腰间一摸,掏出几颗手雷来。大拇指挨个儿挑掉绷簧往前一甩。

    叮叮叮,几声脆响被淹没在火车的行进声中。

    几颗香瓜手雷,不偏不倚落在后车厢里。

    两队日本兵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下一秒,轰然的爆炸声便骤然响起......

    车厢的前后门被封死!

    浇了汽油的煤炭在车厢上下左右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把整节车厢化为一个残酷的钢铁蒸笼。

    刚才还以为唐白拿他们没办法的日伪高官。

    感受着逐渐升高的温度。

    惊恐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一下轮到他们想办法出来了。

    砰砰砰......

    听着车厢里传来的闷响和叫喊声。

    唐白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把剩下的汽油也浇了上去。

    硕大的车厢,在火焰的持续灼烧下,渐渐发红。

    董岩叹道:“可惜咱们没时间,不然一网捞到那么多日伪高官!绝对是地下战线有史以来的大胜利!”

    唐白看看他:“选大鱼各带一条吧!能带走挖出东西来最好。如果带不走,当作挡箭牌也不错!”

    火车车厢毕竟不可能完全密封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汽油和煤炭也足以把里面的气温加热到七八十度之高!

    里面的日伪军打开氧气瓶疯狂地放气。

    这无异于饮鸠止渴。

    氧气溢出,外面的火焰烧的更旺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里面拍门的动静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唐白把封门的铁棍抽开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早已把锁打开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。

    铁门开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里面垂死挣扎的日伪高官,如同看到逃生之路的羊群,争先恐后挤到门口。

    离门口最近的人,一把抓住铁门要拉开。

    “啊~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!这人的手直接被烫的熟了!

    空气里甚至飘出一股焦气。

    不过得益于他速度够快。

    门还是被拉开了。

    其余人争先恐后地鱼贯而出,只有这个开门的人惨叫着被挤到在地。接着打起滚来!

    上百度高温的铁板上,眼看是活不了了。

    这帮好容易掏出来的家伙。

    全身的皮都红透了。

    眼睛往外凸着扑在地上感受着清凉。

    活像一头头失智的丧失。

    “这谁是谁啊?哪个最有钱?”唐白皱着眉随手点出两枪,一边问,一边把脱队跑了很远的两个家伙打死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白头发的,是个日本中将!”日共份子强忍着不适,站出来指认。

    唐白看向他,他不敢不指认。

    “好!这家伙我带走了!其他人你们随便。动作要快,日本人快来了。”

    唐白辨别了一下方向。提起地上被烤的半熟的日本将军。

    奔着东南方向急奔离开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在市区行驶的电车、汽车。

    眨眼间便窜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又丢下句话:“其他三面危机感慎重,往这边走,走水路!”

    唐白走水路的方向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找了跟枯树两三脚踹到。

    修理了树尖树枝。

    把枯木往水里一踢。

    他提着日本将军跟着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路顺水而下,避开了日本人的搜索。

    他倒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可合作突围的国共两方面,因为带的鬼子军官搞出了动静。险些被上海方面过来的日军包了饺子。

    还好这帮日军一心赶去增援火车,无心恋战。

    双方一接火,明台一行人亮出了刚刚从火车车厢上收集来轻机枪、掷弹筒。

    鬼子指挥官立刻放弃了分兵消灭他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下令部队绕了个圈,继续奔向火车道方向。

    明台他们看到鬼子高官实在不配合,为了防止生出更大的事端。只好把鬼子高官给宰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樱花号毁灭行动,就此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至少对于行动人员来说是这样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潜伏。

    明台也好、程锦云也好。

    他们都悠闲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唐白跟着汪曼春忙的脚不沾地!

    一辆满载日本帝国希望的列车被毁灭。

    一位中将和两位高级官员不知所踪!

    日本人自然发疯。

    日本特高课课长南田洋子冲到76号,把梁仲春狠狠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至于汪曼春和唐白,正好不在。

    等她气消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汪曼春和唐白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在外面一看架势就知道不对。

    俩人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地掏出了准备好的第一个剧本。

    “课长!您怎么来了?”汪曼春故意去撩南田洋子的火。

    南田洋子脸色黑的如同锅底。

    张嘴就要发作骂人!

    不了汪曼春扫视一眼,冲着众人冷声道:“除了唐白,你们都下去!我和南天课长有机密要谈!”

    南田洋子听了一愣,犹豫了一下,让身边的人退下。

    目光转向汪曼春身后帅气的小伙子,心想:汪曼春这个人容易为情所困。不是没有原因的!这么帅气的男人,整天带在身边,明楼会没有想法?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念头不对。

    南田洋子立刻调整过来,目光一冷:“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南田课长!我发现了石井将军的踪迹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汪曼春语气平淡,南田洋子却不亚于听到一声惊雷。禁不住往前踏了一步。

    汪曼春一伸手,唐白递过去一个手帕。

    南田洋子接过来一看,双眼放光:“这是、这是帝国中将的旭日勋章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发现的?”

    汪曼春道:“江边的一艘渔船。”

    “渔船?难道说?”南田洋子不大的小眼睛里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汪曼春微微一笑,美眸透出一股子自信:“出事之后,我一刻不停地在思考!思考敌人面对我们的围捕是如何脱身的,他们的目的又在哪里?樱花号遇难,三位帝国高官不知所踪。其中两位已经遇难,在森林里发现了他们的尸体。只剩下石井将军不知所踪!”

    汪曼春侃侃而谈,整个人仿佛在发光。

    “优秀的特工和帝人追踪而去。却失去敌人的踪迹!我大胆猜测,他们,很可能分兵两路!在森林里的那一路人,就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!至于身份最尊贵的石井将军。恐怕已经被乘机转移了!”

    南田洋子目光闪烁:“有人走水路带走了石井将军?”

    “只有这种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南田洋子精神一震:“船在哪里发现的?立刻展开大搜捕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万万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汪曼春看着她的眼睛:“因为,敌人很可能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南田洋子一愣。

    “中国有句古话,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!船、是我带人沿着江边搜索时发现的。昨夜接到救援电报,帝队、特高课、76号反应迅速。苏州方向、南京方向,以及沿铁路的各个方向都展开了搜捕!却一无所获。”汪曼春缓缓道。

    南田洋子反应过来,顺着她的话主动说:“所以,他们回到了上海滩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真是胆大妄为!不知死活!”南田洋子深吸一口气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课长,我能理解您的心情。不过还是请您继续做出对外搜索的姿态!麻痹他们。我也不能露面,由我的私人助理,”说着,汪曼春把唐白拉过来:“由唐白来用些江湖在上海滩暗中搜捕。”

    “哦!这位唐先生,就是汪处长你之前几次去北方寻找过的表弟?”南田洋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我这位表弟,自幼不安分,到处闯荡。好在还算机灵。这次的案情思路,就是他帮我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很好!”南田洋子看向唐白,信口许诺:“帝国不会亏待任何一位有功之士!好好做,如果能救回将军,你们姐弟在上海滩,权势会更上一层楼。”

    “谢课长栽培!我们定当尽心效力,死而后已。”唐白和汪曼春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南田洋子对他俩的表现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她走之后。

    姐弟俩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清晨,晨跑过后。

    唐白、林雨裳、汪曼春在汪公馆聊天。

    “南田已经封官许愿了。我们也从石井身上榨出来几十万美金的财产和大量机密!下一步怎么进行?”汪曼春问道。

    林雨裳早有腹稿:“找替死鬼。真戏真做。”

    唐白微笑:“善!”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唐白昼伏夜出,神龙见首不见尾。

    南田的特高课认为他在查探将军的下落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他在找共党。

    地下党,程锦云在某家医院工作。

    唐白需要找到他,把手里的不记名账户捐给她所在的南方局。

    这事儿不难。

    只不过见面的时候,这姑娘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阳台上,一身黑衣的唐白突兀的出现。

    “谁?!”程锦云很警觉,伸手摸向枕头下的手术刀。

    为了隐藏身份,她随身是不带枪的。

    “英雄?是你嘛?”

    唐白虽然依旧黑布遮脸。

    程锦云还是能从身材方面分辨出一二。

    “嗯。那天你们没伤亡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,有惊无险。”程锦云还有些警惕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唐白的来意,也还不了解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唐白没费话,丢过去一张法租界银行的保险柜钥匙和存单,淡淡道:“把这些交给南方局的同志吧!”

    借着月光,程锦云打开一看,被一连串数字慌花了眼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唐白转身要走,她连忙叫住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是?”程锦云回来后听黎叔说过,他也搞不清唐白的来历。我党在上海滩的名单上根本没这个人。他发报跟地下党上海方面总负责人‘眼镜蛇’确定过了。

    唐白的身份存疑。

    上峰猜测,这人可能还没有任何党派。

    因此指示下来,只要机会合适,能拉拢一定要拉拢。

    共党386旅独立团直属汽车班班长的神秘身份是无论如何不能透露的。

    唐白早就想好了说辞,淡淡道:“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。”说完,从阳台上离开。

    优秀战士程锦云有些发蒙:“来自北方的狼?难道是共产国际?苏共?”

    误会就这么产生了。

    程锦云回报的时候,把自己的猜测也说了。

    黎叔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唐白的侦查在继续。

    除了共党方面。

    和汪伪政府一直在做生意,大发国难财导致中国抗战大后方物价飞涨的国党!是真真的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原剧情中明楼小组掩护藏身的地址是一处影楼。

    这一点没有变。

    唐白晚上在这里潜伏了一个星期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了郭骑云一个人悄悄摸出去行动的夜晚。

    他是去发货的。

    货发往重庆。

    船上装的是鸦片烟!

    唐白尾随而至,来到吴淞口一处隐秘的码头仓库。

    这条线,暂时还不能动。

    货物装船顺利离岗。

    郭骑云几个同伙,各自回家。

    唐白顶上了其中两个同路的家伙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国党份子的帮凶。

    他们帮着权贵趴在这个羸弱民族佝偻的后背上吸血!死不足惜。

    唐白尾随他们来到住处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把人绑了......

    最近几天,汪曼春到处做汇报。

    开始她还底气十足地说,一定能找到敌人的蛛丝马迹,把石井将军救出来。

    可面对日本方面的人,级别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渐渐地她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日本方面反而好言安慰,甚至许诺她一个警政厅调查司司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上海滩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一周过去,林雨裳终于配好了药。

    把日本石井中将弄成了只有基本条件反射的脑死亡患者。

7
会穿越的俗人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